目前分類:莉莉安小小說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回憶你的前半生,你會記起哪些人哪些事?

那麼,記得他們,是因為你太愛?還是太恨?

lillian0730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16 Mon 2008 16:50
  • 小柳

小柳和建寧是在火車上相識的。

那是個春雨綿綿的三月時節,小柳到南部去找當時的男友溫存二天,然後向他說再見。她覺得長距離的戀情她己經受夠,不想今後再靠著電話和DVD度過每一個週休二日,所以毅然決然提出分手。

雖然已經做足了心理準備,但是在返回台北的火車上,想起從前的日子,小柳還是忍不住掉下眼淚。當她對著自強號的窗戶拭淚時,有人拍了拍她的肩。

lillian0730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破舊的廉價賓館。

空氣中滿滿的都是傢俱和棉布的霉味,帶著一點酸酸的,不知道是那間房的食物餿掉的味道。

「你很不舒服嗎?」女孩打開窗戶,想讓新鮮空氣透進來。

lillian0730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難得沒有約會的晚上,我和小蓁在百貨公司裡逛著。小蓁打算替她的新男友買條領帶當生日禮物,我陪她一起逛到男裝部,也看中了一件藕色的襯衫。

拿起電話,我隨手撥給他。電話響了很久,總算接通的時候,卻是個甜美女聲。

「喂。」

lillian0730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 16 Mon 2008 16:41
  • Rose

Rose結婚了。

我和Rose相識的時候,我們都是十歲。她是個小管家婆,典型的處女座個性,一天要擦十次桌子。國小的美勞課,國中磨人的家政、工藝課,我幸運的有Rose在上課前一晚細心叮嚀該帶些什麼,或貼心的多準備一份。

她的熱心熱情,卻沒有因此讓她在感情上更受呵護。

lillian0730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懂得算命的同事曾說過:「你看起來視道德規範為無物,其實心裡重重的被約束了。」

他說得對極了(而且沒收費),我外表看起來自由自在,事際上卻常常是妥協的那一方。

後來,我認識了一個朋友,他真真確確讓我感受到什麼是自由自在,視一切規範為無物。

lillian0730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中和台北的距離沒有因為我搭乘的自強號而縮短,我來來回回的奔波次數,隨著四季遞嬗和荷包日益變薄而減少;升上二專二的那年夏天,在台中的第一廣場,方仲平的手覆上了我的。

方仲平還是喜歡騎著摩托車四處晃,他常說摩托車是我和他的牽線人,安全帽則見證了我們的發展。我還是坐在他後面,因此看不見他說話時的表情,只是,被我環著的他的身體,感覺比二年前的夏天更精壯,溫度卻低了許多。

「妳的錯覺吧?人是恆溫動物耶,那有可能體溫會變的?」

lillian0730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點,我準時到達拉麵店門口。意外地,黑色125已經停在拉麵店門口,車上的方仲平似乎沒有拿下安全帽的打算,只拿一雙深黑如星的眼對著我。

「你不進去?」我問,指著拉麵店。
他搖頭。
「那,我們走一走。」

lillian0730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早上,空盪盪的巷口暗示著我昨晚的多嘴惹了方仲平的不快。

儘管我沒談過幾次戀愛,可我看得出來,那女生願意這樣不斷連環call,對他就不可能絕情到那兒去的,而方仲平那傢伙,一副要接不接的樣子,肯定也是餘情未了,否則君子坦蕩蕩,有什麼事不能挑明了說?
我實在搞不懂,倆個人就這樣耗著,難道真能耗上一輩子麼?

lillian0730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後一整天,為了應付農曆七月中元節將近而帶來的購物人潮,我和方仲平幾乎寸步不離過磅區,一直忙到下午二點,課長和助理才有空接手了我們的工作。
「我快掛了。」回到辦公室後,我只攤在桌上,對眼前的便當興趣缺缺。
「快吃吧,待會兒還要去換課長和助理下來。」方仲平提醒我。
男生果然比較耐操,過了一整個上午的磅,他看起來絲毫不受影響,相較起我的半死不活,他依然是一臉的精神奕奕。

lillian0730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到賣場後方的廢紙回收場,果然看到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正彎著腰,在太陽下整理拖板車上的廢紙箱。

「方仲平!」我叫,礙於夏日午後毐辣的太陽而不敢再往前走。
他抬起頭來,看我呆立在辦公室前的走廊下,遂了然於心的走了過來。
「什麼事?」他問,臉上沒有表情。

lillian0730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不是因為學校八股的暑假實習規定,我想我不會有機會遇見他––那個笑起來有一對酒渦的大男孩。

那一年,高二的我們面臨了暑假實習的學分,於是,頂著大太陽找工讀機會的戲碼一遍遍地在週末上演;終於,在實習申請表繳交期限的前一天,一家當時在台灣還是新公司的大賣場給了我回覆。

於是,我開始在學期結束前的週末二日到大賣場打工,做的是蔬果課的”雜役”工作,偶爾站站磅,偶爾排排水果,大部份的時間則是和一起打工的同事們躲在冰庫裡吃沙拉吧轉贈的沒賣完的烤雞。

lillian0730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生生活過得比我想像中還要快,轉眼間,已經是迎接寒假的時候了。
同學們紛紛開始打包行李準備回家度過這一個月,我也訂了火車票,準備回北部家裡過年。室友們紛紛不露痕跡的提醒我,臨走之際記得向學長道別;畢竟將有一個月時間不能見面了。

不等我有所行動,學長已經在我的行動電話中留下了訊息:

lillian0730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一年,有感自己高職畢業的學歷實在太低,我決定告別當時已工作二年餘的小公司,報名了當年度的四技二專聯考。儘管每天早睡晚起的生活步調常拖累了我安排的念書進度,我依然幸運地矇上了一所雲林的國立技術學院。想起聯考前被老媽扯著頭髮押進孔子廟拜拜的事,我不得不讚嘆孔老夫子果然是有教無類,在我分明臨時抱佛腳之際,並沒有無情的踹我幾腳以示懲罰。


報了名,註了冊,告別了北部的家人和男友,我一個人搬進了這所技術學院。然而,在進駐宿舍的第三天,我便衝動的抱著行李想回家。不為什麼,實在是因為這個地方對我來說太…太純樸了。



lillian0730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